金大侠走了
2018-11-02 10:03:05 来源: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:330

尘枫

金大侠,你为何匆匆封笔,又匆匆离去。

你说,你希望100年后还有人读你的小说。

71年,你写下《鹿鼎记》的最后一个字时,你可曾想到,数十年后,你的书已经再版多少次,你的武侠还要被翻拍多少次,你的侠客精神已然变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,点缀着人们的精神家园?

你写下《书剑恩仇录》的第一个字时,一个时代悄悄开始。

我们的父辈,正赶上你的光辉岁月。

那个贫瘠的年代,没有电脑,没有手机,没有新奇的玩具,邻居的门还没有被铁门拦住。

父母们忙于农活,疏于对孩子的教育,小小的农庄限制着孩子们。而你的江湖,对于他们,又是一种怎样的奇异世界?

随手捡起一根树枝,就是洪七公的打狗棒了,随便推个掌,就是郭靖的降龙十八掌了,随意弹块石头,就是黄药师的弹指神通了。

是你,教会了他们英雄救美,是你,教会了他们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。

武侠之于他们,就像网游之于我们。

家长视之为洪水猛兽,可你们却越发神往那武林世界。

爷爷的私房钱何时又少了?老爸的房子砖缝间何时又多了几本书?

封面上歪歪扭扭的几个书名,尽在那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里了。

那时候没有多少电视,一村只有一台。

每次当83年港版《射雕英雄传》放映的时候,全村的人都聚在那小小的屏幕前,看着那一个个鲜活的侠客们。

那时候的老顽童周伯通是多么可爱,那时候的黄日华版郭靖是那么呆萌,那时的洪七公整天只知道吃鸡腿。

还有那翁美玲版的黄蓉,又是多少男孩子们的梦中情人?

爸爸和我一起坐在电视前,看着那俏皮可爱的蓉儿,笑中带泪。

是的,金大侠,你丰富那一代人的精神世界,知道出来那乏味无聊的苟且外还有侠与义。

古龙的文字太过潇洒零散不够文学,梁羽生的文字过于工整失去灵气。

而你,却完美地把历史,古典诗词,侠义精神,政治评判融为一体,创造了瑰丽的武侠世界。

因此,你的艺术是永恒的,它不是什么情情爱爱,打打闹闹。你能说,郭靖夫妇死守襄阳城的事迹不是可歌可泣的吗?你能说,杨过浪迹天涯,遍行侠事是不潇洒浪漫的吗?能说,令狐冲眼里的险恶江湖,没撕破政坛上那一个个“岳不群”“左冷禅”丑恶的嘴脸吗?

那个暑假里,烈日炎炎,中午去补课的我上午总是骑车去图书馆,一次只能借四本,那一天就四本,那是我到目前读书密度最大的时候。还记得有一次一个晚上,枕头放着四本借来完整的《倚天屠龙记》,晚上看两本,早晨一爬起来再看两本,一套倚天就这么看完了。

即使后来基本上全看完了,也义无反顾买了一套金庸全集,现在已经不知道放在哪里了,只知道有两本《连城诀》在启中的校办……

金大侠,你安心地驾鹤西去吧,虽不比古龙醉酒登仙的快意潇洒,但却有萧远山和慕容博看破世间恩仇的解脱,褪去一身尘嚣,甘愿做一位扫地僧人。

你虽然早早地停笔,却给我们留下来无尽的精神财富。在万千读者眼下,碧血剑还要沾多少人的血才能复仇,李白的诗还要看多少年才能踏海归去,又要有多少个异族好男儿为了中华大地面北自刎?

就剑舞华山吧!就刀憾襄阳吧!

金大侠,在武侠的世界里,你是唯一的独孤求败!

澳门星际